海鹤药业前董事长涉嫌非法吸存5.3亿元即将受审

来源:中新网责任编辑:佚名2013-12-13 15:14

?

骗术

几年前,温州“炒钱”盛极一时,低吸高贷,比什么来钱都快。而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企业成为吸钱最好的筹码。

  海鹤药业,前身“叶同仁堂”,比杭州胡庆余堂早了204年,是家有着340多年历史的老字号企业。在“炒钱”大潮中,它沦为了敛财的工具,三任掌门人将其反复转卖并用来借贷,泡沫越滚越大。

  随着泡沫的破裂,温州担保行业几乎全军覆没,海鹤药业也陷入了瘫痪,被迫重整。三任掌门人则涉嫌非法吸储先后落网。

  昨天,记者获悉,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、集资诈骗,海鹤药业前董事长戴育仁已被温州检察院提起公诉,温州中院择期开庭。

  第一任掌门人:戴育仁

  老本行:永嘉人戴育仁今年44岁,初中毕业。他年轻的时候做过裁缝,后来在东北和内蒙古等地做服装生意。

  转变:2006年回到温州后,戴育仁一方面集资“炒房”,购买了大量写字楼和商品房;另一方面,他收购海鹤药业和兴瓯医药作为筹码集资“炒钱”。

  经营药企专业性相对较强,戴育仁完全是个外行,海鹤药业从此开始“堕落”。

  收购过程:以2.1亿元收购海鹤药业和兴瓯医药。

  第二任掌门人:张福林

  老本行:他原来是丽水和温州两家农药厂的厂长。

  转变:张福林不甘寂寞,离开农药行业。他先是转战重庆房地产市场,后来回到温州涉足担保行业,高息放贷。职务为温州担保协会副会长、温州民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
  接管过程:海鹤药业原本是张福林的放贷对象,2010年2月他认下了海鹤药业的2亿元债务,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,占股40%。

  第三任掌门人:叶可为

  老本行:他是个老华侨,和老婆在意大利做了15年的外贸生意,担任过罗马贸易总会常务副会长。

  转变:2006年,拥有上亿资产的叶可为回到温州,创办温州百顺融资担保有限公司。他也曾是温州担保行业协会副会长。

  接管过程:和张福林一样,叶可为也是海鹤药业的债主。张福林也劝他认购40%的股份,但当他认购后,张福林突然退股。为了减少损失,叶可为和小股东张君平不得不花5亿元的高价吃下海鹤药业和兴瓯医药。此时离张福林接管海鹤药业才2个月。

  戴育仁收购海鹤药业是当做敛财的筹码,他把海鹤药业滚成了一个千疮百孔的大雪球。张福林、叶可为接管海鹤药业也许是炒房炒成了房东,出于无奈,但接管后,海鹤药业也成了他们手中的工具。

  戴育仁:据公诉机关指控,2007年至2010年4月间,他以投资企业、资金周转等名义,以高额利息为诱饵,非法集资4.7亿余元。即使海鹤药业已经转让了,他仍隐瞒资金状况,继续非法集资6470万元。

  张福林:他接管海鹤药业的时间并不长,实力相对雄厚。他从2010年上半年开始非法吸储,自称鼎盛时手中掌握10亿资金,但资金链断裂后,虽变卖家产仍有3000多万元债务无法偿还。

  叶可为:他说,戴育仁是个骗子。在将海鹤药业转给他前,戴育仁用公章敲了无数份借款协议,这些都成了他的债务。在巨额债务面前,叶可为也利用海鹤药业等融资,先后向80余人非法吸收资金共计13亿余元。


你可能对下面的文章也感兴趣

一市民登录银行“官网”被骗3万元

日照一市民逛超市的时候收到一条短信,说电子密码器要过期,让登录银行网站查看,结果输完密码后3万元没了。近日,犯罪嫌疑人以诈骗罪被东港检察院批准逮捕。 36岁的单宁(化名)在逛超市时,突然收到短信:某银行提醒:尊敬的客户,您的电子密码器于次日过期……

女子离婚三天遭骗财骗色 10万现金换来50万冥币

离婚才3天,情绪低落时偶遇一名体贴顾客的细心关怀,女老板为之动心,陪着吃喝玩乐,殊不知她已掉入阔绰男子的陷阱。日前,40多岁的陈女士,轻信换钞骗局,遭人骗财又骗色。最终,10万元积蓄换来一行李箱冥币。 阔绰男献殷勤,离异女老板动了心 陈女士在黄石……

骗子“发明”新骗术盗刷银行卡

以办理高额信用卡为诱饵,要求用户开卡存数万元保证金,并且要留下指定的手机号码,同时骗取用户的身份证号和卡号,通过第三方支付将保证金全部转走。 广州某银行向记者报料称,近期出现多宗类似案例。有关第三方支付也表示,近期遭遇到类似案例,甚至有受害……